联系协会

地址:北京崇文区体育馆路9号
邮编:100763
电话:87182450/87182417/87182163
传真:67133577
邮箱:zhongguoltx@163.com

首页 >> 健康知识

栽花和插柳

2014-08-28 17:42:00 华奥星空

  我的父亲活了89岁。我把自己的寿命暂时定为90岁。

  也许是经历了我生命前三十年的磨难和中三十年的磨砺,我的后三十年的起始就有些令人不解的顺风顺水。

  回想前三十年,初中阶段是我国三年困难时期,就因为挑猪草在田塍上挖了几棵黄花儿菜,竟然被以偷挖绿肥草的罪名挨了大队党支书一个嘴巴,从此我莫名其妙的恨起了共产党,至今心里还隐隐作痛;高中时期因为文科成绩优秀,有幸被列入保送北京大学的内部名单,却让史无前例的“文化大革命”搅了局;回乡当了农民后,凭一支笔当上了公社文化教育辅导员。那时候为了入党,我在公社定点生产队抡着大钉耙敲泥阀头(坚硬的大泥块),敲得鼻孔流血,结果又因为姐夫被打成现行反革命(后平了反),堵死了我入党提干的路••••••

  中三十年,我托邓小平的福,考上当地大学,毕业后来到家乡中学任教,因为我的血管里流动着母亲刚正不阿的血,我一不小心得罪了单位一把手,竟被穿了近10年的“小鞋”;因为贫穷,兄弟姐妹间为分家析产一度反目,纠纷不断••••••好在我像一棵劲草,从石头缝里倔强生长,始终保持了一个优秀教师的形象,有一批又一批懂事并且喜欢我的学生,慰藉了我的心灵。

  我不相信人的命运。可是我想起我的母亲生前告诉过我,在我还在襁褓中的时候,国民党反动军队进村抢劫,一个匪兵为了翻寻所谓值钱的东西,从伢儿窝(一种木桶式的摇篮)里一把拎起我把我重重的摔到地上。莫非命中注定我生命的前六十年磨难多多?

  退休以后,开始了我生命的后三十年。兄弟姐妹也都老了,各自家庭的子女也都很有些出息,大家冰释前嫌,重归于好。社会进步,社区和谐,生活好了,心境好了,在经过一年过渡期以后,我开始了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读书写作活动。还应邀参加了地方政府一些部门的社会写作与宣传活动。六十年的生活积淀,丰富多彩的现实生活,给了我众多写作题材和写作冲动。于是我一有机会就写一点,不知不觉,六年中居然写就138篇(章)诗文,十六万五千余字。其中公开发表了九十六篇十四万余字,相当于我生命的前六十年的总和。还有更加意外的收获:经由当地政府推荐而给了我“通州区优秀学习型家庭”、“通州区社区教育先进个人”、“通州区十佳通讯员”等荣誉和奖励。我还先后加入通州区历史文化研究会、南通市作家协会。短短六年,收获连连,我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!

  现在静下心来想一想,以《易经》的道理看人生,近七十年的经历其实并不稀奇。我们智慧无比的前人,给我们留下的许多俗语是有道理的。就说“有心栽花花不发,无意插柳柳成阴”吧,个中深藏着不小的玄机呢。其中,“栽”和“插”,是玄机中的第一层。你想啊,同样是付出,收获大不同。譬如我在中三十年的前半段里,为了逆境生存,丝毫不敢松懈。那时节为了教好书而成为“县里有名州里有榜”的“名师”,平时不用说打牌、聊天了,就是大热天的中午都不休息,独自在静静校园的办公室备课、改本子、写文章,硬是憋足一股子气跟自己过不去。于是我成为学生喜欢的语文老师,却与“名师”无缘。然而,捧着一纸几乎没有出息的专科文凭,却偏偏因为发表文章的数量多质量好而被破格晋升为高级教师职称。这可是个意外的收获!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两桩事,是我有心栽花呢还是无心插柳。但是,有一点是十分清楚的,那就是,不论有心还是无意,只问自己该做不该做。“栽”终无过,“插”亦有功。正如孔子回答子贡关于“君子”的问题时所说,“先行其言,而后从之”,踏实去做,总比空谈要好。

  这玄机中的第二层,当数“有心”与“无意”了。此二者目的不同。为什么前一种付出收获的几率就极小?因为前者有点功利色彩。如果心中急于期望达到某种荣耀光环而“栽花”,往往极少有“花发”,因为不纯之目的,常常误导自己的行为,或不择手段,或矫揉造作,或违背规律,或邯郸学步。总之不是出于自然的充盈的释放,有时候甚至于弄巧成拙。“有心栽花”之人,心境常常处于紧张、过敏、波动的状态,毫无快乐可言。看来这就是我先前不能成为“名师”的一个重要原因吧。而“无心插柳”则大不同。譬如我退休后,舞文弄墨完全是我的一种休闲娱乐方式,不求任何功利。只要平时在生活中发现了什么思考点什么,感觉有写的内容写的冲动写的的意义写的时间,那就一气呵成。无论报纸杂志录用与否,自己面对文章都有一种成就感快乐感。因为我手写我心,在“无意”心境下“插柳”,不设指标,不求功利,完全顺其自然。

  话得说回来。6年来,我“无意插柳”的结果,只能说是“柳成伍”而已,与“柳成阴”八竿子都打不着呢。我在这里仅仅借此说理罢了。有道是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”。既然造化本身运行刚强劲健,我们何不顺应天道,求自然,不刻意;求顺行,不逆道,即使到了晚年,也不忘以此健脑强体。“凡事都从忙里错,谁人知向静中修”,所以,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认为,做人做事要“向静中修”,从容豫逸,无为无不为。诚哉斯焉!

  张茂华

(责任编辑: 于红立 )